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野蛮生长”文交所遭整肃风暴 部分考虑转板香港

2018-12-07 23:05:40
“野蛮生长”文交所遭整肃风暴 部分考虑转板香港 国务院11月24日正式发布《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开始清理整顿包括从事产权交易、文化艺术品交易、大宗商品中的远期交易等内容的交易所。今年以来在全国各地演绎得如火如荼的文化艺术品交易所首当其冲,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整顿风暴。 整顿“野蛮生长”被叫停 天津文交所首推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上市即被爆炒,暴涨暴跌,短短数月文交所遍地开花。 10个月前,当天津文交所大胆抛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时,媒体和业界人士就曾纷纷质疑。 所谓的“份额化交易”,是在2010年底兴起的一种艺术品投资方式,它将一件艺术品拆分为若干份额,使得投资者可以在交易平台上交易这些份额。天津文交所将这种模式发挥到,将艺术品标的物拆分成若干份为1元等额单位,具有不限制参与人数、T+0式连续交易、涨跌幅度大的特点,如此低门槛、高投机的交易方式让投资者趋之若鹜。 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一上市就被爆炒,首日发行的产品当天涨幅达两倍,并且在3月中旬终于爆炒到高点,暴涨17倍,日成交量曾高达9822万元。而此后,天津先后多次修改交易规则限制投机,导致暴涨的产品急转直下,后面进场的人损失惨重后大呼“上当”,表示“击鼓传花”式的游戏“玩不起”。 一直呼吁关停天津文交所的财经评论员叶檀对此发表文章称:这是在有意制造远比房地产市场更疯狂的资产泡沫,“是为热钱开一个博傻的场地”。 继天津文交所首吃螃蟹轰动一时后,各地文交所纷纷效仿,“天津模式”不断被复制,北京汉唐文交所、山东泰山文交所、郑州文交所、昆明元盛文交所等都在其后开启了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并且问题频现:涉嫌非法文物交易、交易规则的“朝令夕改”、发行资产包暴涨暴跌、被指内幕交易、信息披露缺失等,甚至有投资者130万进场只剩22元离场,将乱象丛生的交易所推上了风口浪尖,被称为“野蛮生长”。 乱象引来监管风暴。38号文确立了“三不”原则,“除依法设立外,任何交易场所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 其中“不等额拆分、不连续竞价、不超过200人”三点点中了文交所的“死穴”。目前受关注的几个交易所中,天津文交所、泰山文交所、汉唐艺术品交易所等采取的“等额拆分”、“集中竞价”、“连续挂牌”、“T+0实时交易”、“不限人数”等都与上述规定相悖,文交所证券化的发展道路被彻底堵死。 记者发现,除上海、深圳、北京(筹备中)和成都四家隶属国有并取得相关部委的批示之外,其余这些交易所多数为民营资本,仅在地方政府批示下取得工商登记,审批单位既有当地文化厅,也有政府金融办等等。文交所资讯网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数据显示,国内目前共有60家文化艺术品类交易所,总计发行了17.8145亿元金额产品。 反应 文交所阵营分化 38号文发布后,文交所阵营出现分化:有的开始回购份额,有的则抢发新品;有的选择停牌观望,有的品种暴跌不止;有的着手修改了交易规则,但也有豪赌硬抗希望成为“例外”。 在38号文下发后,汉唐艺术品交易所11月21日发布公告称,自11月22日起,对所有交易品种进行停牌,“可能会停牌一个多月,在年底前拿出方案。”而天津文交所8只艺术品连续3天跌停;就在38号文正式发布的当日,天津文交所再次走到全国文交所的前面,对外宣布已向专利主管部门提出有关“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专利申请。 泰山文交所则在38号文公布后启动了一次实盘大赛鼓励投资者,不过二级市场诸多产品同样遭遇跌停,目前所有份额产品的价格都已低于1元的挂牌价。郑州文交所《拈花翡翠》、《平安如意》两个新品在11月22日仍然如期上市。 一方面表态称将坚决遵守38号文进行调整,一方面观望地方政府执行力度和整顿细则静待转机,以“拖字诀”来应对成为多数交易所的共同心声。 12月7日,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发布的公告称,即日起终止、也是一个艺术品资产组合的发行和上市工作,该所已经申报了相关部门,希望能够获得相关牌照。泰山文交所总经理屠春岸表示,该所情况目前可控,没有更明确的指导意见和实施方案就不会随便修改现有的交易规则。 与上述相比,有些交易所已经开始自我调整。在决定出台后,湖南文交所和陕西文交所都表示将资金如数退还给投资者,并放弃类证券化的交易模式。不同的是,这两家的艺术品份额仅是发行并未上市进行交易。记者从两家交易所的客服了解到,目前陕西交易所还在为中签投资者办理全额退款,而湖南文交所按发行价赎回工作已经完成。 投资者“打新”不成反被套 二级市场的暴跌、多个文交所快速停牌让投资者欲哭无泪。面对这种状况,投资者们开始成立维权联盟维权。 据记者了解,除汉唐外,深圳文交所、泰山文交所、天津文交所的投资者已成立各自的维权联盟,提出“按照产品的发行价或购入价退还全部资金”的诉求。 泰山维权联盟的发起人之一、浙江投资人乐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他们维权联盟已经有将近400多人,他们向泰山交易所的退款要求一直没有得到正面答复,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后也没有实质进展。 北京的投资人马先生向记者介绍了投资经过。2011年8月,他在天津文交所投资者QQ群中,收到汉唐艺交所发布的信息“如果国家政策不允许交易,董事会会考虑保荐商按发行价回购”,感觉汉唐有保证,在随后两月先后申购了白玉链瓶等四个品种各几万份,总投资25万元。但这些申购的份额没有来得及卖出就得知汉唐在11月22日停牌。按当天停牌时的价格,马先生这笔25万元的投资损失约6万元,亏损达24%。 记者了解到,这些投资者多半都是股市里过来的,一开始大都是天津文交所的会员,在天津文交所三四月份着实赚了一大笔。但之后天津文交所的暴跌让他们“寒了心”,又转战泰山、汉唐等交易所来“打新”,结果却碰上停牌这样的意外事件。“击鼓传花的游戏才开锣就成了的接盘人,实在是没想到。”有投资者感慨。 巨大的损失让汉唐投资者成立了汉唐交易所维权联盟,先后三次与汉唐进行交涉,要求汉唐按照之前的承诺按原价回购,然而得到的答复却是“退钱不现实”。 汉唐执行董事郑惠文告诉记者:“汉唐只是一个交易平台而不是艺术品的拥有者,上市好几轮后,钱早已经被艺术品拥有者划走了。”在后两次协商会上,汉唐提出了5个解决方案但全都被投资者否决,因为不管是提出的拍卖、转型T+5、信托基金保值、转板香港市场等都会让投资者们损失惨重。“只要艺术品持有人肯还钱,汉唐交易所就会时间来退钱给大家”,郑惠文称。 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告诉记者,一些交易所在设立的主体性上是有问题,他们与投资者签订的合同的有效性值得商榷。从合同角度看,要求发行者返还本金是对投资者起码的责任。但许峰也认为,走法律渠道来维权很难:在全国整治风暴下,这种案件也很难被受理;即便被受理,目前缺少必要的法律条文和相关解释,花费的成本又高。他向投资者建议寻求相关政府部门的帮助。 公路护栏网
酒窖空调
桥式滤水管厂家
泳池水处理设备
卷帘门
数显表厂家
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孩咳嗽厉害怎么办
宝宝感冒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